录取查询
请输入查询编号
  • 当前位置:
  • 首页>
  • 《We are X》

    发布时间:2019-12-14 14:38:32 来源:仁8国际-仁8国际注册-仁8国际官网 点击:94

      大概没有人会不知道X-JAPAN的大名,但似乎也仅仅是知道,就像我一样。如果没有这本纪录片,我可能对于这支乐队的印象只会停留在这一层面。充其量也就是知道他们是一支视觉系乐队,杀马特风格的一群怪人,也许是因为他们是杀马特的鼻祖才被人们所熟知。

      我对于音乐人的层次定位有自己的一套逻辑,他们可以分成这么几类:

      1、只是混迹于乐坛,但都没有一首拿得出手的作品。(这也是大多数音乐人的位置,并且永远不为世人所知)

      2、有至少一首脍炙人口的作品,在某一个特定时期传遍大街小巷,但却昙花一现。(我把黄安、赵雷归在这一类)

      3、有几首不错的作品,并且作为流量明星活跃在舞台。(像花儿乐队、薛之謙感觉可以在这个层次)

      3、在一段时期内拥有大量优秀作品。(90年代大部分港台艺人都可以排在这一层次)

      4、是某个时期符号化的人物。(刘德华、张学友、陈奕迅等天王级人物)

      5、音乐流派的先驱、超越同时期的开创性风格,是音乐史上无法绕过的历史。(周杰伦、黑豹、唐朝)

      6、不只是音乐史上无法绕过的历史,同时因为其极具故事性的人生,而被认为是传奇性的音乐人。(张国荣、邓丽君、Beyond、窦唯)

      看完这本纪录片后,我感到自己极大的低估了这一支乐队。笔者作为一个在90年代主要听日本流行音乐的异类,竟然完美错过了他们。这本纪录片将为你打开那一段历史。讲述一群从同学、朋友开始组建的乐队是如何一步步踏过悲伤、忧郁、绝望,最终成为一支传奇乐队的。如果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这本纪录片——路人转粉快速通道。

      这是一本不用担心剧透的纪录片,因为无论你是作为忠实的粉丝、还是首次接触,都会从这本纪录片中得到震撼和感动。并由衷的感叹一支经历了如此多磨难的乐队能一步一步走得如此之远,并在他们年过5旬时最终走向了世界。

      

      X-JAPAN

      出道未满一年已有能力登上日本武道馆、未满一年半已能塞满东京巨蛋,并演出13次、未满两年就开摇滚乐团先例登上了国营电视节目《NHK红白歌合战》,且出场5次。这些惊人且无前例的纪录仅花八年时间就达成,却在1997年闪电解散告终。如此戏剧性的情节,即使是最大胆的编剧也不敢写出这样的剧本,有时现实远远比虚幻更奇妙。

      队长YOSHIKI幼年亲眼见到了父亲的自杀,那一刻彻底改变了YOSHIKI的人生轨迹。从此他不在是父母眼中那个热爱古典与钢琴的好孩子。而是一个狂暴的、打算摧毁一切也包括他自己的疯子。

      他为什么会死?

      我当时还很小,但是...我毕竟是他的儿子

      我是个不孝子吗?

      也许我爱他不够多

      (by YOSHIKI)

      也许是为了发泄对父亲自杀的负面情绪,YOSHIKI迷上了摇滚和KISS乐队,并去听了KISS日本演唱会。回来后即要求妈妈能给他买一套架子鼓,从此他再也不会砸窗户或打烂东西了。相反,他开始疯狂的打鼓。

      YOSHI一生的好友TOSHI,从幼稚园开始即相识,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同学,他们一样热爱摇滚乐和KISS,立志要组建一支自己的乐队。

      YOSHIKI的同年经历,让X-JAPAN成为一支富有情感乐队。从小对父爱的缺失,让YOSHIKI把X-JAPAN和粉丝们当成自己的亲人,并把他们看得重于一切 ,哪怕为此付出自己的生命。看X-JAPAN的演唱会,会发现他们是如此的拼命,队长因体力透支和过劳性神经循环无力症而多次在演唱会上晕倒,并且因为乐队早期打鼓时过渡摇头造成的旧疾,使他不得不植入了人颈椎间盘假体。

      每当演出时,我都把它当作最后一场来演出。即使死了也无憾。

      (by YOSHIKI)

      这个世界上认真做音乐的乐队很多,但做音乐玩命的乐队可能就只有X-JAPAN这一支吧。

      乐队在88年凭借自主发行的新专辑而声名鹤起,击败许多主流歌手。成为日本史上第一个以独立制作专辑打进主流唱片排行榜的摇滚乐队。同年终于签约SONY,并在92年东京巨蛋连续演出三天,共挤满了十五万人次的观众,创造了当时的历史记录。这时他们已经站上了日本乐坛的顶峰。

      在93年经历了贝斯手的变动后(TAIJI退出,HEALTH加入),乐队有了新的目标——进军海外。而正当他们为这个目标而奋斗时。1997年4月因主唱TOSHI以音乐取向不同为理由退出。同年9月22日乐队宣布因无法找到后继主唱的情况下,暂时解散X-JAPAN,待2000年时再重组乐队。期间HIDE通过电话不断劝说挽留,终在HIDE的游说下,为了广大的乐迷,1997年12月31日,他们开了最后一场演唱会——The Last Live。

      当时我住在洛杉矶。

      我知道想成为最棒的主唱,要多卖力多用力地演唱。

      我觉得自己完全不能和人家比。

      (by Toshi)

      记者:97年的时候乐队为什么解散

      YOSHIKI:我们的主唱被邪教洗脑了……

      TOSHI:还是我的能力没有达到YOSHIKI的期望吧

      

      TOSHI

      也许是因为进军世界的原因,YOSHIKI对每一首歌曲的要求都太高,让TOSHI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担心自己无法跟上队长的节奏。也许是TOSHI因为家人利用自己的名气疯狂敛财,以及经济人做假账给自己带来难以挽回的损失,导致再也无法相信他人。最终他“偶遇”前妻守谷香,并最终结婚。也正是这位妻子劝TOSHI离开乐队并加入邪教,最终导致TOSHI受到邪教洗脑与控制长达12年。

      

      邪教女守谷香

      为了准备重组乐队,乐队吉他手HIDE与YOSHIKI不断的商讨,并一起挑选主唱人选。然而在乐队解散半年后,HIDE突然逝世。告别式当天,5万多名乐迷前来送别。

      这次突然听到他的死讯,我非常震惊,到现在感觉上都还是无法相信。现在hide以非常美丽的容颜睡着了,虽然不断的想要把他叫起来 ,但是他一直睡着....... hide在X-JAPAN也是可以最冷静的考虑各种事情的人,对于身为团长却急性子又冲动的我,常常都可以给我确实的有帮助的建议。当然他在各式各样的压力之中他也是会有他自己迷惘的时候,但是他都会打电话给我。不论是关于乐团的事,或是人生的事,或是乐迷的事,什么事都可以彼此讨论。有时候像哥哥一般,有时候又像弟弟一样。乐迷说的话和感觉,一直都是他向我转达。无法很详尽的用言语描述,但是他真的是一个很理性很冷静思考的人。偶尔在喝酒的时候会互相吵架,但是第二天,他一定会跑来说‘YOSHIKI,昨天我做了什么啊?抱歉啦,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这类的话。但是这次他什么都没说,就这样永远睡着了。乐迷也是、他的朋友也是、大家都觉得很混乱。但是,我自己也没办法用言语描述这种悲伤的心情。我们在这种状况之下,也只得不得不努力的接受现实。以他的父母为首,他的家人、他的朋友、现在大家都很努力(的活着),X-JAPAN的成员们也非常努力。所以,也请乐迷们要好好努力,对于一直支持我们、鼓励我们的hide,现在在我们和所有乐迷的力量之下好好的送他走吧!请以温暖的心守护着他的长眠。

      (YOSHIKI的追悼发言)

      

      HIDE墓

      由于HIDE的骤逝,X-JAPAN的重组约定成为了泡影,YOSHIKI停滞了音乐活动,隐居美国。

      YOSHIKI:(长时间流泪)我的心里一部分一直和HIDE在一起......我们那时候在商量找一个新主唱,重组X-JAPAN,HIDE的死彻底摧毁了我。我觉得我受到了诅咒,身边的人都离我而去。那段时期,我在人前还要努力做出坚强乐观的样子,私下里却经常独自哭泣。

      YOSHIKI:(那两年间)觉得全部都是自己的错,想要消失掉。我只要听到X就觉得痛苦,不想再听。只要稍微触及到一点过去的事情,眼泪就怎么也止不住,也变得不想于公众场合出现。

      2007年,邪教想再一次利用TOSHI当摇钱树而鼓动他重返乐队,让TOSHI终于产生了怀疑。但有所怀疑也无法让TOSHI重获自由,就在重组乐队之时,TOSHI仍然受到软禁,身体虚弱、心力疲惫而病倒在医院。在他最脆弱的时候,远在洛杉矶的Yoshiki打来了电话:“你来美国吧,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我”。最终使TOSHI摆脱了邪教。

      Toshi's Toshi, right? Toshi就是Tsohi对吧?

      Brainwashed or not.不管被没被洗脑。

      I tried accept......我试着接受,

      Just any Toshi......I see.

      As a friend.

      

      X-JAPAN 2008复活演唱会

      于93年被开除出队的TAIJI,即使被队长开除出队,他也总说自己并不怪队长。离队后他的人生旅程非常坎坷,1996年离婚被妻子赶出家门,无家可归且身无分文,他没有和朋友联络,过着只有吉他与简单行囊的生活。现金花光后,他开始在上野公园露宿,以公园的水龙头盥洗。在他得知前队友Hide离世时,他穿着借来的丧服,一家殡仪馆一家殡仪馆地找去,踉跄着又无比执着地来送好友最后一程。在HIDE的丧事上再次见到YOSHIKI,此时的TAIJI与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眼神锐利的超级贝斯手已完全判若两人。YOSHIKI在家祭后拿了200万日圆给他维持生活。在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后,他终于重新振作起来,成立了乐队TAIJI with HEAVEN's,并在2010年与久别的X-JAPAN同台演奏,以X-JAPAN团员的身份完成了演出。

      那个时候,他已经重新加入乐团。直到现在,他和HIDE仍被视作X-JAPAN团员身份看待

      (by YOSHIKI)

      正当他打算率领TAIJI with HEAVEN''s乐队,努力发展音乐事业,恢复正常生活时,2011年7月,在美属塞班岛离奇逝世,事发原由与死因成谜。

      YOSHIKI:突然得知TAIJI的噩耗,打击到无法言语......还无法整理自己的心情。去年一起演奏的回忆,就像昨天发生似的。想到乐迷们的心情,胸口仿佛被撕裂..但是,这种时候我们必须坚强。往后必须连同TAIJI以及hide的份,一起负担责任好好努力。希望伟大的贝斯手能安详长眠。

      

      image

      现在他们虽已年过5旬,依然活跃在日本歌坛。他们是日本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乐团,公认的视觉系创始者。并随着互联网的传播,在全世界都收获了大量歌迷。而他们也终于在2011年,将自已的足迹走向了美国、欧洲……全世界。

      Pain doesn't age

      伤痛是不会老去的

      After 30 years, 40 years, still the same

      过去了30年,40年后,仍然是一样的

      Everything disappears, everything fades out in this world.

      一切都会消失,一切都会淡出这个世界

      But the feeling of the pain never disappears.

      但是痛苦永远不会消失

      (by YOSHIKI)

      Those who carry their scars...

      那些带着自己伤疤的人。

      They lean on our music to move though life with us.

      他们依靠我们的音乐,和我们一同走过人生。

      That's our sound.

      那就是我们的音乐。

      In spite of those wounds,those who won't give up on future and keep on living.

      抛开伤痕,那些不放弃未来,继续活下去的人。

      Our music speaks to those souls.

      我们的音乐述说着这些灵魂。

      (by SUGIZO)

      

      WE ARE X